<code id="yd0zf"></code>
      <small id="yd0zf"></small><sup id="yd0zf"></sup>

          1. <ins id="yd0zf"></ins>
            當前位置:華人佛教 > 佛骨舍利 > 高僧舍利 >

            隆蓮法師舍利及舍利花

              德星殞落,人天眼滅。緇素共悼,四眾同悲。中國當代高僧、第一比丘尼——隆蓮法師,于二00六年十一月九日上午六時五十分在成都愛道堂安祥示寂。

            \

            隆蓮法師舍利及舍利花

              隆蓮法師,俗姓游。一九0九年三月十三日出生于四川省樂山市游氏書香門中,祖父游西庠是前清秀才、外祖父易曙輝是位舉人,游易兩家世代虔信佛教,由環境薰陶,法師孩提時就隨祖父母茹素念佛。七歲時隨父母詣烏尤寺拜見傳度老和尚時,偶見大勇法師之威儀幢相,恭敬、仰慕之心油然而生,并由此萌發出家之念。

              法師天資聰穎,幼承家學,三歲學古詩,瑯瑯上口。自學高中數、理及文、史、哲知識;精嫻英語、藏語,對儒學及詩詞、歌賦、書畫亦頗為精通。于十八歲時便出版第一部詩集并任教于成都女中,后參加高等文官考試,一舉奪魁,并被委任為民國省政府秘書處編譯室編譯。然性耽釋典,心厭繁華。工作之暇,潛心學佛。在追隨諸大德學法期間,聽講筆記落筆成文,現流通的《攝大乘論疏略述》、《入中論講記》、《修菩提心七義論講記》、《三皈依觀初修略法》、《三寶贊講記》、《定道資糧頌講記》等著作皆為法師當年聽法筆記。聽講之余,兼作藏漢翻譯,譯有《入菩薩行論廣解》、《毗盧儀規手印》等。并以深厚的漢藏語言功底,精深的佛學修養參加《藏漢大詞典》、《世界佛教百科全書》的編撰。

              蓮老法師一生致力于佛教教育。由于法師學養淵深,出家后,立即被剃度恩師昌圓老法師授命為蓮宗女眾院教務長兼佛學講師,培養佛門尼眾弟子。為了教授尼眾學子,法師于一九八四年在已故佛教協會會長趙樸老的關懷及大力支持下,創辦了中國有史以來的第一所尼眾佛學院,自學院成立以后,法師將自已的全部時間與心血都投入到了僧伽教育上。盡管年事已高,事務繁忙,卻滿懷激情地執鞭任教,每周授課二十余課時。由于當時交通不便,所請城中授課教師,時有缺課,皆由老法師頂課。為此,老人家不僅無怨無悔,還用“三祗坐斷吾何悔,定托高梧結鳳巢”來抒發自己執著的教育情結與奉獻決心!如今,已有七屆學僧在老人的諄諄教導與悉心呵護下畢業回寺,她們現在已是佛教界的中流砥柱,或在當地佛協擔當重要職務,或在自己寶剎辦學宣講佛法,或在自己道場奉獻所學,普度眾生,弘化一方。為此蓮老頗感欣慰,曾作詩句表達自己對畢業學僧的自豪之情“竹實桐花引鳳雛,兩間清氣華吾廬。連城似奉秦庭璧,復室如藏趙氏孤。”的確,尼眾佛學院的學僧在蓮老的眼中比價值連城的和氏璧還要珍貴。需要以程嬰救護趙氏孤兒般的責任與愛心來悉心呵護、培養。她老講經說法數十年,堪稱中國當代比丘尼史上第一位佛學教育大家。

              弘揚戒法,嘔心瀝血。我國比丘尼的二部僧戒于公元434年由斯里蘭卡尼僧鐵薩羅傳入,至北宋時失傳。蓮老法師深感如法如律傳授戒法的重要性,嘔心瀝血重新恢復二部僧戒的傳授。早在1960年,斯里蘭卡總理訪問我國時,曾對已故周恩來總理請求把二部僧戒傳回其國。1980年,斯里蘭卡佛教界仰慕蓮老的道德修持、淵博學識,祈盼她能為斯里蘭卡式叉尼授二部僧戒。然由于因緣欠缺,末能成行。后于1982年與律宗比丘尼大德五臺山通愿法師聯袂在成都愛道堂及文殊院第一次傳授二部僧戒。此后于1987年、1989年、1991年先后三次傳授二部僧戒于四川尼眾佛學院第一、二、三屆學僧。又于1993年以八十五歲高齡之軀遠赴河南洛陽白馬寺傳授二部僧戒共六百余人。于1993年冬月及1999年四月在本堂傳二部僧戒,又于1995年四月在寶光寺傳授二部僧戒。由此,在中國大地上恢復了失傳八百余年的二部僧戒。

              建寺安僧,不遺余力。為了恢復在文革中被破壞的文殊院、昭覺寺、石經寺、鐵像寺、愛道堂等寺院,蓮老法師四處奔波,不畏年高,不辭辛苦。四川省的佛教能有今日的發展興盛與蓮老法師的努力是分不開的。如今,愛道堂在蓮老法師的住持下,殿堂巍峨,佛像莊嚴,已成為一個聯絡海內外比丘尼和十方信眾的紐帶、橋梁,一個弘法利生的窗口,一個培育尼眾僧才的基地。

              依法依律管理寺院及尼眾佛學院。在蓮老法師管理的愛道堂、鐵像寺,金沙庵、四川尼眾佛學院,秉承佛制,每年結夏安居,半月誦戒布薩。勤修三學,嚴凈毗尼。著衣持缽,上殿過堂。每日早晚二時功課,寒暑無間。不趕經懺,唯于三學精進。特于戒律,嚴持無犯。為了培養出愛國愛教、解行并重的合格僧才,蓮老法師要求:首先,學院學僧必須嚴持凈戒,因一切功德之根本是戒律,無論是顯是密,何宗何派,凡是佛弟子皆應守護佛戒,否則盲目修法皆成魔眷。佛學院必依叢林,修必依學,學必依修,要求學僧解行并重,信仰、修持、佛學知識同步增長。并且要求佛學院的學僧除必須嚴格遵守學院各項制度外,上殿、過堂、出坡等亦不得缺席偷懶。因此,使正信修道之道風、勤奮刻苦之學風慰然形成。做到了學僧生活叢林化,叢林學院化。再者,在佛學院,從入學開始便要依次學習沙彌戒、沙彌尼戒、正學女戒、比丘尼戒、梵網菩薩戒、瑜伽菩薩戒,中間還要間以羯磨法、布薩法、剃度儀規、受戒儀規,特別是二部僧戒儀規的學習,使學僧明了止持、作持,為以后統眾管理打下基礎,為自身修持提供準則。由于佛學院制度完善,道風整肅,人才輩出,弘化一方。

              蓮老法師一生愛國愛教。法師在青年時代便有一顆赤誠的報國之心,在《招士之士興朝中民之士榮官說》一文中闡明了她對治理國家的深刻理解?谷諔馉幤陂g,法師帶領學生走向街頭,積極宣傳抗日救國。建國后,蓮老法師歷任全國政協委員;四川省政協委員、常委;中國佛教協會理事、常務理事、副秘書長、副會長;四川省佛協秘書長、會長、名譽會長;中國佛教文化研究所高極研究員、四川省政府文史館館員、四川省尼眾佛學院院長、成都愛道堂堂主。法師一直與**和政府肝膽相照,積極參政議政,提建議,出主意。她常教導四眾

              弟子說:“沒有國,哪有教?皮之不存,毛之焉附?”,“唯有國家的強盛,才有佛教的發展興旺。佛教徒要愛國愛教”。并把“利人利已勤修三學,愛國愛教上報四恩”,作為佛教徒的座右銘。

              發揚佛教優良傳統,廣做慈善事業。法師在致力于佛教教育的同時,亦致力于服務社會的慈善事業,助殘助學。曾任“中國殘疾基金會”顧問,并為其集資而多次書畫。她在《佛教道德觀》中提出“出世復入世”思想。為了社會穩定,國家昌盛,人民幸福,世界和平,佛教徒應學修如來圣慧所證的道德觀。法師主張學習佛教的根本精神,她認為佛教的根本精神與中國的時代精神是一不二的。佛教提倡的慈悲、平等、寬容,就是無私無我的奉獻精神,而法師本人就是為了人類的昌盛,社會的和諧,人間佛教的弘揚,燃炬成灰,窮盡畢生!

              云山蒼蒼,江水泱泱。法師之風,山高水長。如今,德星殞落,人天同悲,眾生失怙,如子失母;我們伏愿法師乘愿再來,不舍眾生,回入娑婆。

              高山仰止,景行行之。遙仰西方,不盡依依。

              惟賢長老題寫的偈語:

              隆蓮法師示寂志哀

              慧星隕落人天哀悼

              芳型永留慈光普照

              一代宗師學海無倫

              尼中瑰寶世界奇人

              重慶佛協惟賢

            精彩推薦
            67194成在线观看免费,在线欧美三级在线高清观看,亚洲 欧美 动漫 中字 视频,刺激性视频黄页
                <code id="yd0zf"></code>
                <small id="yd0zf"></small><sup id="yd0zf"></sup>

                    1. <ins id="yd0zf"></in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