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華人佛教 > 佛教名詞 >

【佛龕】是什么意思?佛龕擺放位置及禁忌

【佛龕】佛龕是什么意思?佛龕擺放位置及禁忌

佛龕怎么讀?佛龕是什么意思?

  佛龕讀作「fó kān」。佛龕是指供奉佛像的小閣子,一般為木制。龕原指掘鑿巖崖為空,以安置佛像之所。據《觀(guān)佛三昧海經(jīng)》卷四記載,一一之須彌山有龕室無(wú)量,其中有無(wú)數化佛!洞笈派痴摗肪硪黄咂哂涊d:底沙佛至山上,入吠琉璃龕,敷尼師檀,結跏趺坐,入火界定,F今各大佛教遺跡中,如印度之阿旃塔,愛(ài)羅拉,我國云岡、龍門(mén)等石窟,四壁皆穿鑿眾佛菩薩之龕室。后世轉為以石或木,作成櫥子形,并設門(mén)扉,供奉佛像,稱(chēng)為佛龕;此外,亦有奉置開(kāi)山祖師像。

佛龕擺放位置及禁忌

  佛龕的擺放位置很重要,也很有講究,但是也有部分人不懂得如何正確的擺放佛龕。在家敬佛拜佛,把佛像請回家中,是虔心修佛的一種很好的方式。有佛龕盛放的佛像更是值得尊敬的佛,因為不是所有的佛像都帶有佛龕的。古語(yǔ)有云,佛龕乃佛的棺材,佛像即佛本身。

  那么佛龕,根據大小確定佛龕擺放位置;镜姆瘕悢[放位置,當然得高處正堂當中,佛龕需擺放于方桌上,方桌上得擺個(gè)架子似的東西。佛龕擺放位置的前面擺上香爐,水果等貢品。佛龕的形狀各異,多見(jiàn)方形,當然也有半圓型,有時(shí)佛龕還有各種花紋。我們得根據這些來(lái)決定佛龕擺放位置。比如,是半圓型佛龕,那么背墻應掛相應的簾布,襯托佛龕的圓邊。佛龕擺放位置的方位,是朝大廳大門(mén),而建筑學(xué)上大門(mén)一般是朝南,所以佛龕自然也是面朝南了。此外,我們還需注意佛龕擺放位置的背后不得為廁所、廚房等雜物之所。

  對于詳解的佛龕擺放位置,有以下幾點(diǎn):

  1.要由里朝外,佛龕或神臺由家里面向門(mén)外擺放,由廳向外擺放。也就是說(shuō)要對著(zhù)大門(mén),但如受環(huán)境的限制不能達到這個(gè)要求時(shí),也應把他向著(zhù)大門(mén)口的方向,忌沖門(mén),即一進(jìn)家門(mén)就見(jiàn)佛龕或神臺(指離門(mén)太近),要和門(mén)保持一定的距離。

  2.宜在靜方,安放的地方要清靜,整潔。佛龕或神臺附近最好不要有音響,電視機等東西。

  3.不可對著(zhù)床鋪。不可對著(zhù)餐桌。廚房,廁所,因菩薩見(jiàn)不得不雅的行為和葷腥之類(lèi)。如條件所限,有的把佛龕或神臺放在臥室,那么在睡覺(jué)時(shí)要拿個(gè)黃布簾擋上。

  4.佛龕或神臺要有靠,背后不能空虛?繅Φ母舯诓荒苁菐,廚房。

  5.佛龕或神臺忌在橫梁下。

  6.如條件許可,設置的佛龕或神臺不能太低,高度要適中。

  7.供奉的數目,逢單,不可逢雙,如供菩薩和其他神明,要菩薩在上神明在下,因神明的檔次要底于菩薩,佛和菩薩是至高無(wú)上的。

  8.佛龕或神臺的方位:一般不要放在家中的正南方正西方(此方位稍偏一下也可以),其他方位皆可,最好根據其家里的風(fēng)水布局來(lái)決定。

  9.供奉佛和菩薩最好坐西向東。

佛龕的歷史發(fā)展

  源于建筑又精于建筑

  《說(shuō)文》記載,“龕”在古時(shí)并沒(méi)有后來(lái)的含義,漢揚雄著(zhù)《方言》四稱(chēng):“龕,受也。”即容納、盛受之意。佛教傳入中國后,龕又指掘鑿巖崖為室,安置佛像,即供龕。在中國云崗、龍門(mén)、敦煌等石窟中均能見(jiàn)到。此后,又出現了將石、木或其他材料做成櫥子形小閣供奉佛像,但大都是與佛堂建筑同期進(jìn)行,尺寸上有一定規范的較大佛龕。而在故宮中,獨立于建筑主體之外,可隨時(shí)拆遷并與佛像有多種組合關(guān)系的小型供龕,則在數量、樣式和藝術(shù)特征上遠遠超過(guò)了傳統的佛龕。

  乾隆時(shí)期,承做供龕的事項主要記錄在《活計檔》的“金玉作”、“匣裱作”、“油木作”、“廣木作”、“琺瑯作”及“如意館”等檔案中。盡管雍正時(shí)期檔案中已有大量制龕活動(dòng)的記載,但現存實(shí)務(wù)并不多見(jiàn)。目前,故宮中珍存的供龕多屬乾隆時(shí)所作,樣式和裝飾內容融匯滿(mǎn)、蒙、漢、藏宗教生活中眾多藝術(shù)元素。據乾隆年間檔案的記載可知,宮中佛龕制作遵循著(zhù)傳統的審定方式。

  制作需皇帝親自監督

  當內務(wù)府官員將佛像及供龕呈皇帝時(shí),皇帝首先會(huì )降旨將“法身梅洗,開(kāi)臉,像染青發(fā)”,然后讓造辦處為佛像配龕,然后讓如意館或中正殿按皇帝意圖繪畫(huà)紙樣,貴重的金銀質(zhì)地佛龕還要先做出模型,皇帝常會(huì )提出一些意見(jiàn),令其修改后再次呈覽,有時(shí)反復多次,直至滿(mǎn)意后開(kāi)始制作。內務(wù)部所屬各部門(mén)按照分工性質(zhì)承攬活計。如“錢(qián)糧庫”籌備制龕用的各類(lèi)材料,“廣木作”、“油木作”、“匣裱作”承做各式木龕,除制龕、罩油、鑲嵌外,還要進(jìn)行紅片金或黃緞裱里,龕背后刻四體字樣等工序;“金玉作”承造各式金、銀質(zhì)地佛龕以及各類(lèi)鑲嵌工藝;“琺瑯作”承造琺瑯龕及琺瑯裝飾物;“如意館”除繪畫(huà)供龕紙樣外,還負責各種玉飾雕刻工藝。一座制作精美的供龕通常需要由造辦處多個(gè)部門(mén)協(xié)作完成。

  供龕制成后,最后的驗收者往往是皇帝本人。不要小看皇帝的審美能力和對工藝細膩程度的苛求,工匠們因制龕不能令皇帝滿(mǎn)意而遭罰俸祿之事時(shí)有發(fā)生。從“用材不好”、“大小不合”到“做工粗糙”,都有可能成為受罰的原因。乾隆十三年(1770年)7月就發(fā)生了這樣的事:當造辦處“金玉作”為皇太后萬(wàn)壽節所制四座供龕呈覽給乾隆時(shí),皇帝認為“佛咼做小了,又糙,片金里為何不用好圓金片做”等,降旨將相關(guān)責任人“并該作俱議不是”,結果,相關(guān)人分別被罰俸祿六個(gè)月、罰錢(qián)糧六個(gè)月。懲罰如此嚴厲的原因卻極為簡(jiǎn)單:此龕是特地為皇太后八十大壽制作的,而皇太后又崇佛至極,乾隆皇帝是至孝之君人盡皆知,豈能容忍制龕之事有半點(diǎn)閃失?此事也足見(jiàn)皇帝對供龕制作的重視。

佛龕樣式

  著(zhù)名建筑史學(xué)家劉致平曾指出:“我國對于龕、藏、石燈、紀念柱、香爐等小物品,通常是用小型房屋來(lái)解決造型問(wèn)題,這是一種習慣,也是有將小物大作的意思,顯得格外精巧。”

  的確,在清宮中佛龕不僅以‘房屋’造型占很大比例,其中又以模擬官式建筑者為大宗,如宮殿式龕、樓閣式龕、亭式龕和各式塔龕等。清宮佛龕的價(jià)值并不僅僅在于其本身是建筑的某個(gè)類(lèi)別,更重要的是由于中國古代建筑多為木制難以長(cháng)期保留,因此佛龕作為建筑縮影的價(jià)值就更顯珍貴。

  在清宮佛堂的顯要位置,通常放置擬宮殿樣式并完全按照實(shí)體比例微縮制成的佛龕。上為屋頂,?逃卸饭,中為柱身,內供佛像;下為基座,常用須彌座。其間每個(gè)細節并非隨意設計,而是具有強烈的倫理特征,體現著(zhù)封建社會(huì )森嚴的等級制度。如屋頂的式樣、裝飾物走獸的數量以及斗拱、彩畫(huà)紋樣等,都一一有嚴格規定。

  除了宮殿式供龕之外,故宮中數量居眾、樣式頗多的是擬宗教建筑造型供龕,其中又以塔式供龕最為引人注目。塔是隨佛教而傳入我國的一種建筑類(lèi)型,清宮造辦處的工匠從歷史文獻、壁畫(huà)、石刻中汲取豐富的營(yíng)養,所制塔龕樣式除傳統的樓閣式、重檐式等外,還有許多大膽變體以及結合體式,其中最具清宮特色的是“三塔龕”和“五塔龕”,綜合了漢藏兩地的典型建筑,頂部排列三尊或五尊喇嘛合歡塔,代表“三世佛”或“五佛五智”之意。

  此外,還有類(lèi)似僧人苦修的“草廬”式龕,有些甚至還變幻出蓮蓬的外形,專(zhuān)家稱(chēng)其創(chuàng )作靈感可能來(lái)自石窟壁畫(huà)或西藏唐卡?傊,宮廷工匠利用其高超技藝,將各地宗教建筑的代表性特征濃縮到宮中的佛堂之中。

  此外,擬園林式建筑造型的佛龕也很常見(jiàn)。其中的點(diǎn)睛之作便是亭式龕,其寫(xiě)意手法極盡想象與創(chuàng )造之能事,成為清宮供龕中最富變化和觀(guān)賞性的樣式。擬亭式造型供龕又分為園亭式、四方亭式、長(cháng)方亭式以及四角、六角、八角亭式等。其頂部的變化最為豐富多彩,有歇山、懸山、攢尖、盝頂等,一些飛檐設計更是變幻奇突,輕巧美妙。

  除了上述造型外,還有擬傳統器物造型的供龕。如屏風(fēng)式龕,靈感來(lái)自西藏唐卡的“漆泥子佛掛屏龕”則是獨具清宮特色的裝飾屏風(fēng)。這種形式后來(lái)還被發(fā)展為全部以無(wú)量壽佛為主題的掛屏式龕,作為皇太后或皇帝的祝壽之器。此外,葫蘆形龕也是清宮佛堂的常見(jiàn)供龕樣式,它以葫蘆及其變體為載體,內供佛像常以3、6、9或9的倍數為一組出現。之所以選用葫蘆形,是因為傳統認為葫蘆多籽,藤蔓綿延不絕,象征子孫繁衍,生生不息。此外葫蘆還因“福、祿”的諧音成為“福祿萬(wàn)代”的吉祥物,因此在清宮中有大量器物選用葫蘆造型。令人驚異的是,這種造型被供龕制作者采用,而且供奉的是藏傳佛教尊神,恰好表明了清朝諸帝認為的儒、釋、道三教“理同出于一原,道并行而不悖”的觀(guān)念。此外,在乾隆中晚期造龕檔案中,開(kāi)始頻繁出現“西洋式龕”的記載,成為一種獨特的風(fēng)格。裝飾上也使用了大量“西番蓮紋”、“西番葡紋”、“西番花草紋”等,營(yíng)造出濃郁的西洋情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