凈土五經(jīng)一論是什么?有哪些內容?

凈土五經(jīng)一論是什么?是哪些經(jīng)書(shū)?有哪些內容?

凈土五經(jīng)一論是什么?是哪些經(jīng)書(shū)?

  凈土五經(jīng)一論是凈土宗的核心經(jīng)典,即《佛說(shuō)無(wú)量壽經(jīng)》、《觀(guān)無(wú)量壽佛經(jīng)》、《阿彌陀經(jīng)》、《大勢至菩薩念佛圓通章》、《普賢菩薩行愿品》、《往生論》。《無(wú)量壽經(jīng)》、《觀(guān)無(wú)量壽佛經(jīng)》、《阿彌陀經(jīng)》三經(jīng)專(zhuān)談凈土緣起事理,其余諸大乘經(jīng),亦與凈土密切相關(guān)。

  《無(wú)量壽經(jīng)》是凈宗的概論;《觀(guān)無(wú)量壽佛經(jīng)》是《無(wú)量壽經(jīng)》的補充,內容有理論與方法兩方面,更詳細深入地解釋!栋浲咏(jīng)》的經(jīng)文不長(cháng),釋迦牟尼佛在經(jīng)中苦口婆心,一而再、再而三地勸導我們修學(xué)凈土法門(mén),最后還舉出六方諸佛贊嘆(玄奘大師的譯本是十方佛贊嘆,《無(wú)量壽經(jīng)》也是講十方佛贊嘆)。因此,不僅是釋迦牟尼佛勸我們求生凈土,十方三世一切諸佛如來(lái),都像釋迦牟尼佛那樣懇切地勸導我們!這是凈宗三經(jīng)。

  清朝咸豐年間,魏默深居士將《華嚴經(jīng)·普賢菩薩行愿品》附在三經(jīng)之后,即《四十華嚴》最后一卷,稱(chēng)為‘凈土四經(jīng)’。他這個(gè)做法非常正確,因為《無(wú)量壽經(jīng)》一展開(kāi),第一句就是‘咸共遵修普賢大士之德’,這才曉得凈土法門(mén)與普賢菩薩的關(guān)系非常密切。西方極樂(lè )世界諸善上人修什么法門(mén)?統統是修‘普賢大士之德’。乾隆年間,彭紹升是一位通宗通教的大居士,他說(shuō):‘《無(wú)量壽經(jīng)》即是中本《華嚴》,《阿彌陀經(jīng)》是小本《華嚴》’。他把《阿彌陀經(jīng)》、《無(wú)量壽經(jīng)》與《華嚴經(jīng)》看成完全平等,只有內容多少不同而已,《無(wú)量壽經(jīng)》是略說(shuō),《大方廣佛華嚴經(jīng)》是廣說(shuō)、是細說(shuō)。所以,將《普賢菩薩行愿品》十大愿王導歸極樂(lè )附在三經(jīng)之后很圓滿(mǎn),也很有必要。

  到民國初年,印光大師將《楞嚴經(jīng)·大勢至菩薩念佛圓通章》又附在凈土四經(jīng)后面,成了‘凈土五經(jīng)’!洞髣葜疗兴_念佛圓通章》有二百四十四個(gè)字,這一章經(jīng)文是凈土宗的心經(jīng),功德之殊勝決不在《般若心經(jīng)》之下!栋闳粜慕(jīng)》是《大般若經(jīng)》的心經(jīng)精華!《大勢至菩薩念佛圓通章》是凈土宗五經(jīng)一論的精華,不要看它字少,境界實(shí)實(shí)在在不可思議,它可以說(shuō)是一大藏教的心經(jīng)。

  《往生論》是天親菩薩自己修學(xué)的心得報告,非常值得我們參考,天親菩薩也是往生西方極樂(lè )世界。凈宗修學(xué)依據的經(jīng)論,到此地可以說(shuō)是大圓滿(mǎn),不必再附帶其他經(jīng)典了。

凈土五經(jīng)一論有哪些內容?

  《無(wú)量壽經(jīng)》內容簡(jiǎn)介

  《無(wú)量壽經(jīng)》的內容是說(shuō)明西方極樂(lè )世界的緣起。此經(jīng)說(shuō)無(wú)量壽佛(阿彌陀佛)的因地修行,果滿(mǎn)成佛,國土莊嚴,攝受十方念佛眾生往生彼國等事。經(jīng)中介紹了阿彌陀佛(無(wú)量壽佛)接引眾生的大愿、極樂(lè )世界的美好景象,以及娑婆世界的污穢不堪等內容,使我們對于西方極樂(lè )世界,各個(gè)都有相當的了解,等于說(shuō)是西方極樂(lè )世界的概論,所以它是非常重要的一部經(jīng)典,也是解說(shuō)西方極樂(lè )世界最完備的一部書(shū)。

  而最重要的部分,就是阿彌陀佛的四十八愿,非常非常重要,四十八愿是阿彌陀佛在因地行菩薩道,建造西方極樂(lè )世界的構想、藍圖。四十八愿不是一次發(fā)的,是在五劫修行當中累積起來(lái)的大愿。西方極樂(lè )世界建成之后,這四十八愿等于是西方極樂(lè )世界的憲法。古今人對西方極樂(lè )世界的介紹,或者是論述、講解,凡是與四十八愿有抵觸的,我們一概不取,依法不依人,四十八愿是根本法,西方極樂(lè )世界的憲法,凡是與他的根本法相抵觸的,一律無(wú)效,我們不必采取它;凡是與四十八愿相應的,我們采取,我們可以信得過(guò)。

  所以我們對西方凈土的信心,可以說(shuō)就是以四十八愿作依據,決定不會(huì )錯,不至于迷失了方向。具體內容是:佛宣講無(wú)量壽經(jīng),說(shuō)出阿彌陀佛最初的因地:棄國王位,出家修行,發(fā)四十八大愿普度眾生。經(jīng)過(guò)長(cháng)時(shí)間的依愿修行,終于;圓滿(mǎn),得證佛果。所感得的極樂(lè )世界,莊嚴無(wú)量,妙莫能名,十方諸佛咸共贊嘆。十方世界的菩薩、回小向大的聲聞緣覺(jué)、以及具足惑業(yè)的凡夫,只要肯往生,咸得往生。

  《觀(guān)無(wú)量壽佛經(jīng)》內容簡(jiǎn)介

  《觀(guān)無(wú)量壽佛經(jīng)》是釋迦牟尼佛在摩羯陀國王舍城東北方耆阇崛山(別名靈鷲山),于千二百五十人之聲聞眾和三萬(wàn)二千菩薩眾之前,以王舍城所發(fā)生的宮廷事變?yōu)槠鹨蚨稣f(shuō)的經(jīng)典。佛宣講觀(guān)無(wú)量壽佛經(jīng),重點(diǎn)有三:第一重點(diǎn),凈業(yè)三福:第一人天之福,第二小乘聲聞緣覺(jué)之福,第三大乘菩薩之福,是過(guò)去、現在、未來(lái),一切想要修行成佛者,所須具備的條件。第二重點(diǎn),十六妙觀(guān):使一切修行者悉知「是心作佛,是心是佛」。諸佛的正遍知海,是從心想生。若「是心作眾生,是心是眾生」,則眾生的煩惱業(yè)海,也是從心想生。果然深明此義,誰(shuí)肯枉受輪回?當然是拼命想佛念佛,以期作佛。第三重點(diǎn),九品因果:說(shuō)明西方極樂(lè )世界各個(gè)品位的正因,以期人人皆求上品往生。該經(jīng)是講西方凈土理論的依據,很重要。講修行的方法,講西方極樂(lè )世界九品的因果,該經(jīng)與《無(wú)量壽經(jīng)》,《阿彌陀經(jīng)》合稱(chēng)三經(jīng),我們對這三經(jīng)若不是完全了解,對西方極樂(lè )世界的認識就不完備,必須要三經(jīng)合起來(lái)研究。

  《阿彌陀經(jīng)》內容簡(jiǎn)介

  《阿彌陀經(jīng)》是釋迦牟尼佛在憍薩羅國舍衛城的南方祇園精舍,與長(cháng)老舍利弗等十六位大弟子及文殊等大菩薩以及諸多佛弟子而說(shuō)的經(jīng)典。是敘說(shuō)阿彌陀佛凈土功德莊嚴而勸念佛往生的經(jīng)典,是佛無(wú)問(wèn)自說(shuō)的經(jīng),是勸我們修行的。

  《阿彌陀經(jīng)》詳細地介紹西方極樂(lè )世界,依報世界和正報世界種種殊勝,令眾生生起信心,信仰念佛凈土法門(mén)。佛告訴舍利弗尊者,在我們這個(gè)世界的西方,經(jīng)過(guò)十萬(wàn)億諸佛國土,那里有一個(gè)世界,叫做極樂(lè ),那個(gè)世界里面,有佛名阿彌陀佛,F在正在說(shuō)法,普度眾生。這個(gè)世界的環(huán)境,有七重欄楯、七重羅網(wǎng)、七重行樹(shù)、七寶池、八功德水、四色蓮華、七寶樓閣、黃金為地都是七寶做成。風(fēng)吹羅網(wǎng),常作天樂(lè ),眾鳥(niǎo)齊鳴,皆演法音,眾生聞是音已,皆生念佛念法念僧之心。又說(shuō):微風(fēng)吹動(dòng),行樹(shù)羅網(wǎng),出微妙音,譬如百千種樂(lè ),同時(shí)俱作,聞是音者,自然皆生念佛、念法、念僧之心。

  佛宣講阿彌陀經(jīng),描述西方極樂(lè )世界的依正妙果,令聞?wù)呱、發(fā)愿、執持佛名,求生凈土。信、愿、行(執持名號),是凈土法門(mén)的綱領(lǐng)宗旨。具此三資糧,不論是畢生執持而現生就得「一心不亂」(非常深的禪定境界,已達生死自在,能自行決定何時(shí)往生),或臨終方聞而只稱(chēng)十念,皆得蒙佛接引,往生西方。彌陀經(jīng)攝受力甚廣,因此連佛教其他七宗派(天臺、華嚴、法相、三論、禪、密、律),也奉為日課。

  《大勢至菩薩念佛圓通章》內容簡(jiǎn)介

  《大勢至菩薩念佛圓通章》為第四經(jīng),講述了在楞嚴會(huì )上,釋迦牟尼佛詢(xún)問(wèn)諸大菩薩進(jìn)入禪定、獲得開(kāi)悟的方法,大勢至菩薩說(shuō)他以念佛方法修學(xué)成功,其關(guān)鍵在于“都攝六根,凈念相繼”,集中心思,憶佛念佛,維持凈念,相續不斷。

  《楞嚴經(jīng)·大勢至菩薩念佛圓通章》,實(shí)在是念佛法門(mén)的最妙開(kāi)示:果然能夠「都攝六根,凈念相繼」,那「不假方便。自得心開(kāi)」、「現前當來(lái),必定見(jiàn)佛」。是故此章列于三經(jīng)之后。如果我們對這幾句話(huà)能深深理解,對于這個(gè)法門(mén)就死心塌地了,不會(huì )再起個(gè)妄念,你心里石頭落地了,你決定能夠成就,而且對于念佛的功德、利益,雖然經(jīng)文不長(cháng),但是這個(gè)贊嘆到了極處。不是其它四部經(jīng)所能比的,這是贊嘆功德、利益。提出修行的要領(lǐng),這四句話(huà)是修行念佛的要領(lǐng),非常非常的重要,我們才曉得這個(gè)法門(mén),確確實(shí)實(shí)超過(guò)了禪宗,超過(guò)了密宗,超過(guò)了一切法門(mén),真實(shí)的超越了。

  《普賢菩薩行愿品》內容簡(jiǎn)介

  《普賢菩薩行愿品》講述了普賢菩薩發(fā)的十個(gè)大愿心,取自華嚴經(jīng),導歸極樂(lè ),乃一切佛法之最終歸宿,故殿后為第五經(jīng)。古大德對《無(wú)量壽經(jīng)》的稱(chēng)贊,稱(chēng)為中本華嚴,把《無(wú)量壽經(jīng)》的地位提得跟《華嚴經(jīng)》一樣高,中本華嚴。大本華嚴是什么?大本就是我們現在念的《華嚴經(jīng)》,八十卷《華嚴經(jīng)》!稛o(wú)量壽經(jīng)》稱(chēng)為中本華嚴,小本是《阿彌陀經(jīng)》,《阿彌陀經(jīng)》是小本華嚴。所以《華嚴經(jīng)》到最后十大愿王導歸極樂(lè ),特別是《無(wú)量壽經(jīng)》一開(kāi)端,就說(shuō)明往生西方極樂(lè )世界這一些菩薩們,幾乎每一個(gè)人都遵修普賢大士之德。遵是遵守,修學(xué)普賢大士之德。普賢大士之德是什么呢?就是十大愿王,因此我們念佛發(fā)愿求生西方凈土的人,對于十大愿王要重視,要努力地來(lái)修學(xué),從禮敬諸佛,稱(chēng)贊如來(lái),到普皆回向,一定要修,這是什么?這是上品。上品上生的統統都修十大愿王,所以這部經(jīng)加在凈土四經(jīng)后面,成為五經(jīng),很有道理。

  《往生論》內容簡(jiǎn)介

  《往生論》是天親菩薩修學(xué)凈土法門(mén)的心得著(zhù)述。在該論中,天親菩薩對于凈土宗不可思議的事理、因果、性相,與佛境界的狀態(tài),和盤(pán)托出。從該論可以學(xué)習到古印度大乘菩薩凈業(yè)行人對凈業(yè)修持的詮釋開(kāi)示。

  古印度的天親菩薩(又稱(chēng)世親菩薩),佛涅盤(pán)后九百年頃,生于北印度健陀羅國之富婁沙富羅城。他和兄長(cháng)無(wú)著(zhù)菩薩,是大乘瑜伽行派(有宗)的祖師。天親菩薩作的《唯識二十論》和《唯識三十頌》等,是印度唯識宗的經(jīng)典代表著(zhù)作。三弟“獅子覺(jué)”也在有部出家,亦證得阿羅漢果。

  天親菩薩早年亦在有部出家,遍通十八部意,作《阿毗達摩俱舍論》,成一代著(zhù)名小乘論師,且曾誹謗大乘。后在兄長(cháng)無(wú)著(zhù)菩薩的點(diǎn)化下,幡然醒悟,欲以割舌懺悔。無(wú)著(zhù)菩薩說(shuō):誹謗之罪,縱割千舌不能滅,不如以此誹謗大乘之舌,弘揚大乘。天親菩薩遂深入大乘佛法,徹悟妙諦,廣造大乘經(jīng)論五百部,成一代大乘論師。在其主著(zhù)《攝大乘論釋》結尾,有如下語(yǔ)句:“我說(shuō)句義所生善,因此愿悉見(jiàn)彌陀,由得凈眼成正覺(jué)。”如是可察天親菩薩最后之皈命,乃在西方凈土。

精彩推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