什么是結集,佛陀四次結集的情況如何?

什么是結集,佛陀四次結集的情況如何?

什么是結集?

  佛陀涅槃后,弟子擔心異說(shuō)邪見(jiàn)滲入佛法,三藏教義日久散失,所以才有結集之舉。

  佛教徒經(jīng)過(guò)召集聚會(huì ),將釋迦牟尼佛所說(shuō)教法經(jīng)過(guò)會(huì )誦、整理、確認,形成佛教經(jīng)典。具體的程序是先聚集眾比丘,依戒律法,組織一會(huì ),會(huì )中選出一人,使登高座,述佛所說(shuō),大眾無(wú)異議,即算是全體通過(guò),公認為與當時(shí)佛說(shuō)相符,書(shū)之于貝葉,成為正式典籍。在佛教歷史上,較為重要的結集總共有四次。

第一次結集情況如何?

  第一次結集,佛滅后三月,在摩揭陀國阿阇世王的贊助下,迦葉尊者召請阿羅漢千人,集于王舍城外,七葉巖窟中,然后在千人中,再選出500人,擔任結集三藏事宜,派阿難陀負責經(jīng)藏,優(yōu)波離負責律藏,這就是上座部結集,也稱(chēng)為“五百結集”。

  當時(shí)有數萬(wàn)比丘也想參加聽(tīng)法,但是迦葉不許。于是他們在巖窟西北20余里處,各誦三藏,另行結集。分經(jīng)藏、律藏、論藏、雜集藏、禁咒藏五類(lèi),這就是大眾部結集。

第二次結集情況如何?

  第二次結集,上座部偏重保守舊制,大眾部則講適應環(huán)境,距佛滅百年時(shí),有的佛教徒苦于戒律太嚴,提議應予重訂。于是當時(shí)的長(cháng)者耶舍,邀請賢圣比丘700人,于毗舍離城,重行結集,將此問(wèn)題提付大會(huì )討論,以做決定,結果仍贊成恪遵釋尊遺制,否決從寬之議,這就是第二結集。

  這次結集史稱(chēng)“七百結集”,確定跋耆族僧團中流行的10件事為觸犯佛法,這些決議引起了跋耆族僧團比丘的敵視,反對者舉行了一次聲勢浩大的萬(wàn)人集會(huì ),史稱(chēng)“大結集”,明確10件事為合法。第二次結集后,統一的佛教教團分裂為“上座部”和“大眾部”兩大派。

第三次結集情況如何?

  據南傳佛典記載,第三次結集于公元前250年時(shí),即古印度孔雀王朝的阿育王時(shí)期。阿育王篤信佛法,以致當時(shí)許多非佛教的外道也摻雜進(jìn)來(lái),佛教教義被攪亂。為了肅清外道影響,重新整頓佛教僧團和佛教教義,在阿育王的倡議下,選出精通三藏者一千人,目犍連帝須為上首,集于波吒利弗城(即華氏城),整理正法,淘汰魔僧,對佛教三藏,尤其是上座部的三藏進(jìn)行重新會(huì )誦、確認。這就是第三次結集。

第四次結集情況如何?

  第四次結集發(fā)生在佛陀圓寂后約400年,即大約1世紀左右,健馱羅國的迦膩色迦王,崇信佛法,日請一僧入宮說(shuō)法,同一經(jīng)題,人人所說(shuō)互異,王以問(wèn)脅尊者,尊者說(shuō):“去佛日遠,諸師漸以己見(jiàn),雜入教典中,現當重新結集,以定其議。”迦膩色迦王于是挑選阿羅漢500人,以婆須密或稱(chēng)世友菩薩為上首,集于迦濕彌羅城,將三藏各制10萬(wàn)頌,名大毗婆沙論,這是北傳佛教的第四次結集。南傳佛教則把19世紀在斯里蘭卡舉行的五百僧人結集,作為第四次結集。

精彩推薦